西方国家无神论者在增加,而中国却是基督教徒在增加......

w66利来老牌

2018-10-07

  据美国《侨报网》2月12日编译报道,数千名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读书期间皈依基督教。

2015年,万中国学生来到美国接受高等教育。

面对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许多大学基督教团体觉察到了这个机遇,提供各种帮助吸引中国留学生。 尽管对皈依人数没有准确数字,但在一家覆盖全美的校园基督教组织里,约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来自中国。

  笔者和法国朋友们讨论过很多次类似问题,这些人一边接收着西方媒体关于共产党中国禁止宗教传播、侵害宗教自由的宣传,一边又对中国迅速增长的信教人数和拥有最多信教者的消息迷惑不解,看到展示给他们的中国寺庙里拥挤上香的人群的图片惊叹连连。

  笔者相信肯定有不少中国学生皈依了基督教,但老实说不怎么相信它会成为一种趋势或改变中国的宗教状况,因为中国信教者和欧美信教者有着巨大的不同。   第一,中国的信教者们对宗教怀着一种极其的实用性心理,这种实用性绝对是超乎西方想象的,但是在皈依和背弃宗教里都起了巨大的作用。

  举个简单例子,现在农村的基督教成蔓延趋势,信教的一个很重要的动机是病痛。 笔者一个朋友的老家在农村,他的一个亲戚因为患癌症身心痛苦,经村里的教友劝说信主可以缓解病痛,就加入了基督教。

但过了一阵子朋友回乡,惊奇地发现他退了教,问为什么,这位前教徒气愤地说:信了恁老多日子,病也没起色,还信它干嘛?不信了!!!  看看美国的报道,里面有一句很重要的话:许多大学基督教团体觉察到了这个机遇,主动提供针对中国新生的机场接送和临时住宿,甚至还有购物和搬家服务。

当然我们不能说所有人都是奔着帮助去的,但是一个学生初离家乡,只身在万里之外的异国,人生地不熟,被这些及时周到的服务吸引一点不奇怪,而且参加一些教会活动可以练习外语,体验生活,增长见识,何乐而不为?至于能够延续多长时间另当别论,何况现在学成归国的留学生越来越多,回到了中国的环境里,有多少人能保持信仰也很难说。

  而且现在的教会为了吸引外国学生,也可谓使尽浑身解数。 尽管欧美实行政教分离政策,凡公共场所如学校、医院都不许传教,但大街上可以。 笔者不止一次在法国的街道上碰见传教者们散发材料,有的还会说些中文。

甚至一次还有一个传教者直接按响了笔者家里的电铃,待开门后笑眯眯地用音调不准的汉语问能不能宣讲一下主的光辉?,被笔者拒绝了,因为知道这一开了头至少一个下午就得搭进去。 他们为了传教和蔼可亲,耐力十足,按中国人抹不开面子拒绝的习惯,很难抵挡,何况是年轻没经验、又需要帮助的学生。

  第二,中国式宗教实用性还表现在另外一个方面,就是对宗教的广种兼收,除了少数专业宗教人士,大部分信教者没有对某种宗教的专一忠诚,而是同时对能接触的所有宗教都献上敬意。

  前年笔者的一个朋友过本命年,他开玩笑地发信说,准备初一去西什库教堂,初二去红螺寺,初三去雍和宫,初四去白云观,请所有神佛保佑他平安度过这一年。

当时笔者也开玩笑地回他一句怎么不去清真寺呢,不然世界三大宗教和中国三大宗教岂不都凑齐了?后来笔者问法国朋友,他这样的算不算信教者?法国人也只有翻白眼的份儿。   中国的各派宗教和平共处的多,你死我活的少。

古代办仪式,常常这边和尚念经,那边道士摇铃。 《红楼梦》里一僧一道形影不离,现实生活里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共同参会。   这种现象的背后实际反映了中国和平共处和宽以待人的思想,相信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相信神佛之间也是和谐相处的,相信神佛都是慈悲为怀、宽容大度,不会因为我拜了别的佛就惩治我,这是一种真正的宗教思想的解放和自由。 但对欧美非我即敌的人来说简直不可理解,也很难接受,西方多少次宗教战争血流成河啊。

  笔者在法国当老师,我们项目的学生没有皈依者,后来倒是接触过几个,仔细考虑,试着总结了下皈依者的特征:自己独居,少与人交流,或住在信教法国人的家里,或成绩迟迟不好,丧失信心,或遭受重大挫折或打击。

说白了,就是自己心态低沉的时候,没有朋友开解帮助,只能向外寻求精神抚慰和心灵寄托,合伙群居的学生就很少出现这种状况。 这是一种在特定时间、特定地点和特定环境下出现的变化,存在着,但不代表中国留学生的整体风貌和趋势。   现在即使在西方国家,随着教育和科学的进步与宣传,信教者也是越来越少。

根据法国的调查,声称自己无宗教的人的比例逐年上升:  1981:%  1990:%  1994:%  2003:%  2007:%  2012:%  而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预计直到2050年这种趋势都不会改变:  所以我们不必对中国学生皈依宗教的现象大惊小怪,谁不是从迷茫无知、眼花缭乱到学会取舍、努力向前的岁月里走过来的呢?从流毒甚广的《中日夏令营的较量》到现实中的汶川志愿者,从所谓的小皇帝到奥运圣火传递中的守护者,一代一代的中国青年给了我们太多的惊喜。 请给他们一点时间,让他们选择,让他们成长。

  PS:附赠一个老段子,虽然看着夸张,但从西方宗教历史的角度讲,还真有几分神韵。

  一个人走过海旁,看见另一个人想跳海自杀。

  他走上前去劝说:「先生,不要跳下去!」  那人问道:「为什么?」  他说:「生命是美好的嘛!你是无神论者还是教徒?」  那人答:「我是教徒。 」  「太好了,我也是教徒。 你是佛教、道教、回教还是基督教?」  「基督教。 」  「太好了,我也是基督教!罗马天主教还是新教?」  「新教。 」  「太好了,我也是新教!圣公会还是浸信会?」  「浸信会。

」  「太好啦!我也是浸信会,你是BaptistChurchofGod还是BaptistChurchoftheLord」  「BaptistChurchofGod.」  「真是太奇妙啦!我也是,那你是原教旨的BaptistChurchofGod还是改革派的?」  「改革派的。

」  「1879年的改革派还是1915年的?」  「1915年的改革派。

」  那人朝他屁股一脚把他踢进海里:「异端!去死吧!」  (资料来源:观察者网作者:苗柔柔法国中国与卢瓦尔协会秘书长)。